學術講座 | 自然領域 於 2008-12-27 發表

詳細訊息內容

《蚊以載道》陳錦生 校長 主講

學術講座

 

      東海大學教學卓越計畫通識課程學術講座於12月30日請長榮大學陳錦生校長至東海大學演講,由程海東校長擔任主持介紹人。早期東海大學是小黑蚊的大本營,陳校長之所以會選擇"蚊"取代文以載道的"文", 是因為古代人認為蚊子就像個文弱書生似的,所以古字的"蚊"寫作"文"。故今日特以《蚊以載道》為東海大學師生帶來演說。演講中陳錦生校長以幽默詼諧的講授方式帶動整場演講氣氛。

 

      陳校長指出全世界的蚊子共有三千多種,台灣有135種,會叮人的蚊子不超過20種。其中包括會引起日本腦炎的三斑家蚊,以及會引起登革熱的埃及斑蚊及白線斑蚊。

 

      演講中,陳校長介紹蚊子屬翅目科,有家蚊屬、瘧蚊屬以及巨蚊屬,並有三千多種。蚊子身上有鳞毛,沒有鼻子,靠觸角上的感覺毛感覺 、利用複眼來觀察環境、利用氣孔來呼吸。可以利用蚊子不喜歡的味道來抓蚊子或者是驅趕蚊子。

 

      因為母蚊子產卵時需要蛋白質,所以會咬人的蚊子只有授精過的母蚊子。蚊子在叮人時一次就會刺中微血管,並且釋放出血管擴張劑以及拒凝血素,而在吸完血後會把這兩樣東西回收。這兩種物質就是被蚊子叮的時候引起發癢的物質,所以被蚊子叮時讓它完整的吸完血並把這兩種物質回收完比較不會發癢。

 

      而傍晚或天快亮的時候常常會有一堆蚊子在頭頂上飛舞,這種現象叫做"swarming",這是蚊子在求偶的時候發生的現象。那一群蚊子中絕大部分是公蚊子,母蚊子則在旁邊利用費洛蒙尋找出同種的公蚊子等待交配。母蚊子一生只會交配一次,因為公蚊子會將某種物質放入母蚊子的體內讓其他公蚊子發現此母蚊子已經交配過。陳校長並說明忌避器是一種抑制昆蟲對引誘物質的反應。高濃度的引誘物可能會成為忌避器,低濃度的忌避器則可能會成為引誘物。陳校長特別強調,樟腦油不僅不能用來防蚊,用在皮膚上甚至可能引起中毒,呼籲大家樟腦油僅有驅蟲效果。

 

      陳校長說明常見的蚊蟲傳染途徑以及活動時間,例如:日本腦炎的傳染途徑為紋子→豬→蚊子→人,其中豬為病毒擴增的增幅源。以及,生活在乾淨溪流中會引起瘧疾的矮小瘧蚊。因為乾淨溪流逐漸消失,從1965年到現在都沒有再發生過瘧疾了。矮小瘧蚊的消失對於生態真不知是好還是壞,而答案在你我的心中。

 

      陳校長提及他當初在東海任教時曾經處理過的案例。當時,他的住處每到傍晚常常會出現一大堆的蚊子,讓附近師生不堪其擾。於是他開始尋找蚊子的出處並請學生統計捕捉的蚊子數量,發現蚊子是從化糞池孳生出來,就請總務處買藥來消滅蚊子。統計數量從一開始的實驗的一小時300多隻蚊子,到於化糞池放置消滅蚊子的藥,這時實驗一小時沒有半隻蚊子捕獲,過了半年再統計數量則是實驗一小時可抓到30幾隻蚊子,這是因為蚊子和人一樣都會對藥性產生抗體。即便有蚊子,但環境已經大幅改善。

 

      陳校長接著說明登革熱的發展史,在日據時代開始有登革熱,到1942年開始全島大流行,1981年小琉球流行登革熱,1995年閏八月東海大學也有10個人得到登革熱,這個案例打破了登革熱只發生在南部的慣例。

 

      最後,有學生問到為何埃及斑蚊只出沒在南部?陳校長提出他到目前的看法,認為埃及斑蚊與白線斑蚊的簇蟲會互相競爭,而本土的白線斑蚊簇蟲打敗外來的埃及斑蚊的簇蟲,但為何在此競爭下埃及斑蚊仍分佈於南部,原因是因為南部港口多,埃及斑蚊會不斷的從外界補給進入本土,以致於埃及斑蚊仍能生存於南部。但陳校長強調,即便他的觀察是如此,但或許有其他原因也說不定。

 

登革熱防制、埃及班蚊Aedes aegypt L與白線斑蚊Aedes albopictus Skuse的生態

請參考網址:http://www.ptcg.gov.tw/dengue/dengue.htm

TOP